中國IDC服務網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中國IDC服務網 首頁 IDC商訊 查看內容

山東聊城假藥事件專家論證會在北京召開

2019-5-23 10:13| 發布者: 156| 查看: 1594| 評論: 0

摘要: 導讀:   2019年5月21日下午,山東聊城假藥事件專家論證會在北京隆重召開。 全文約3093字,預計閱讀需要3分鐘 正文: 2019年5月21日下午,山東聊城假藥事件專家論證會在北京隆重召開。 據悉會議堅持“法治、正 ...

 

導讀:

  2019年5月21日下午,山東聊城假藥事件專家論證會在北京隆重召開。

 

全文約3093字,預計閱讀需要3分鐘

 

正文:

 

2019年5月21日下午,山東聊城假藥事件專家論證會在北京隆重召開。

 

據悉會議堅持“法治、正義、公益性、學術性”的原則,主持人秉持中立的立場,專家發言沒有預設的傾向性,完全按照法律及證據說話。

 

會議僅僅依據當事人提供的材料進行研討,由當事人簽字確認,對材料的真實性、全面性負全部責任,論證會的主辦者、發言者均不對由于案件資料的真實性、全面性之瑕疵或錯誤所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承擔責任。

 

出席論證會的專家有:中國人民大學、南京大學等校客座教授、博士生導師付小平主任;

 

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中國刑法學研究會理事、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理事王文華教授;

 

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中國行政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湛中樂教授;

 

原全國人大常委、全國政協常委、“中國十大杰出法學家”之一的夏家駿教授;

 

中國政法大學教授、中國犯罪學研究會預防犯罪專業委員會副主任皮藝軍教授;

 

《中國醫藥科學》雜志副總編輯、京醫會秘書長馬海偉主任;

 

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合伙人、《我不是藥神》中程勇的原型陸勇的辯護律師張宇鵬主任;

 

以及來自中國醫藥新聞信息協會、中國法學會、中國行為法學會、司法部法律與生活雜志社、中國商報法制中心、國家衛健委中國健康發展網、消費時報、北京青年報的負責人或媒體人。

 

當事人王玉青女士介紹:我爸爸是2018年4月14號入住的聊城市腫瘤醫院,因小細胞肺癌入住,在住院期間,陳某給我爸爸用的依托泊甙是治療小細胞肺癌的,第六次化療的時候,我爸爸膀胱癌復發,之后,我跟陳某說,膀胱癌復發,不用管他,我們去301治療,至于小細胞肺癌第六個療程的化療,你給我爸爸用上。但他一直停掉了小細胞肺癌的第六個療程的化療藥,一再說卡博替尼是中國醫學界的法式魔王,這個藥能控制我爸爸的全身腫瘤,一再向我們推薦使用這個藥。我爸爸小細胞肺癌用的是依托泊甙,上了五個療程,效果很好,我們對他信任,認為這個大夫對我們負責任,相信他,使用了卡博替尼,后期我才知道是藥不對癥的一款藥。我找中國醫學科學院教授,他說這個藥不對癥,不治膀胱癌,不治小細胞肺癌,我又掛了教授的號,他也說藥不對癥。

 

我還掛了北京大學腫瘤醫院教授的號,他也說這款藥不對癥。山東省腫瘤醫院教授,是腫瘤科主任,他還說藥不對癥。

 

我爸爸服用這款藥以后,五十幾天去世了,醫院對我在網上有大量的攻擊、誹謗,說我要醫院四百萬,我今天面對專家負責任地說:我王玉青絕對沒向醫院要過一分錢,從來沒提過一分錢。

 

我委屈,我是正常捍衛權利,怎么就成了農夫與蛇的故事中的蛇了?

 

我沒向醫院要一分錢,醫院如果有證據,就拿出來,我王玉青愿意承擔法律責任。

 

爸爸去世之后,我到了醫院,找到醫院的院長,院長說處理,但一直拖著這個事情不處理,我就打了12345市長熱線,聊城市食品藥品監督局做了鑒定,得出結論是假藥。

 

食藥局經過調查,從2018年1月到10月,共有6人的住院病程記錄中存在“卡博替尼”字樣。2019年4月,某新聞記者去了斯里蘭卡調查,根本沒有卡博替尼,是三無產品,是假藥,又到了印度進行調查,印度政府也說沒發給他們仿制藥的手續,也屬于假藥。

 

“這個案子和陸勇案有些相似之處,但是不完全一樣。不一樣的地方,不在于是否有醫生參與其中,因為陸勇那個案子之所以定罪有兩個原因,一是本身他是癌癥患者,社會輿論關注,二是真正決定陸勇不構成犯罪的原因是因為他沒有銷售行為。”

 

《我不是藥神》中程勇的原型陸勇的辯護律師張宇鵬這樣分析:從媒體和公安調查的情況來看,看不到在醫生和代購者之間存在著明顯的利益鏈條。

 

但無論是進口的還是國內生產的,沒有上市,是不應該存在于醫生處方當中的,他把這個藥品作為處方開具給患者,違反了《職業醫師法》。

 

醫生開具的這個藥,跟你父親的死亡原因以及病情加重之間是否有因果關系,這個需要經過專門的醫療鑒定來確定,當事人應當去做醫療事故鑒定。

 

付小教授也表示:唯一的辦法是去做醫療事故鑒定,在還沒有做醫療事故鑒定的情況下,有關部門就作出死亡與這個藥物沒有直接關系的結論是草率的、沒有根據的。

 

著名法學家王文華教授認為,定性的前提是醫學上的認定,到底是什么性質的藥。要確定藥品與死亡的關系,要做藥物成分的鑒定,如果這個不做,陳某的行為是不是構成犯罪,是沒有辦法最終定性的。

 

假設說這個藥成分為真,只是沒有國家的批文,它是形式上的假藥,根據2014年的兩高《關于辦理危害藥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十一條第二款:銷售少量的未經批準進口的國外、境外藥品,沒有造成他人傷害后果或者延誤診治的行為,以及病患者實施的不以營利為目的的帶有自救、互助性質的制售藥品行為,不作為犯罪處理。

 

但是如果這個藥的成分為假,那就是實質性上的假藥,如果他明知是假藥,還推薦你去購買,即使不是銷售假藥罪,可能還會構成其他的一些過失,應該追究責任。

 


12下一頁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最新評論

小黑屋|中國IDC服務網 ( 京ICP備13032931-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09381 QQ:1390064848,電話:4006678502,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)

GMT+8, 2019-8-23 15:26 , Processed in 0.054013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頂部
单双中特布绮梅)